里瓦雷兹

三国/拿战/法革/神夏/aph/音乐剧/足球/D5
缺乏想象力的辣鸡文手

【杰佣·甜饼】Escape

我是奈布·萨贝达,我现在慌得一批。
杰克那个大猪蹄子已经追了我两台机了。我刚刚给队友发了“我需要帮助,快来”,但是就目前的情况看并没有人想要来替我挨揍。
...哦,或者说他们根本找不到我,我已经跑了大半个地图了。
艹,钢铁护肘用完了,那家伙怎么还是追我?
我,廓尔喀雇佣兵,不可能认输!
这个时候再不甩掉他难道站着等死吗?...嘿前面有个板区,等老子进去,大猪蹄子你就等着被拍死吧!
奈布我先从这个窗户进去,躲在板子后面,杰克一定会绕开这个窗户从板子前面进来。
...等等他竟然翻窗了!呵,泼妇跨栏...
...别别别打我我错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我放个板子就去修机,拜拜了您呐!
啊砸中了。
世界清净了。
大猪蹄子你先在那晕一会儿吧老子去当机皇了。
还剩一台密码机未破译?不错。
今天杰克怎么疯了似的,放着那帮人狂修密码机来追我,难道嫌游戏难度不够吗?
诶呦我艹又触电了...这诡异的红光是什么,平时怎么没有这种东西?
...啊大猪蹄子是你啊。
你什么时候来的。
[恐惧震慑]
...好你个大猪蹄子敢打老婆,你今天果然吃错药了。
他把我拴在气球上。
...哦我想起来他为什么要打我了。
他把我放在一台未破译的密码机前,我挣扎了起来。
妈的大门已经开了,为什么不让我出去。
“你的队友都走了,可是你得留下来。”
“破译吧,我会在旁边看着你。”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沉默地开始修机。
算了,是我惹他生气在先,等他气消了再说吧。
因为刚才的剧烈挣扎牵动了旧伤,加之密码机发出刺耳的声音对我造成的精神污染,我根本没法专心破译。在几次校准失败后,密码机的进度条竟然退回了原点。我恼羞成怒,把校准器往地上一摔:
“杰克你丫耍我是不是!”
他用寒气逼人的眼睛凝视着我,看得我有些后背发凉。
“知道自己错了吗?”
“我不知道啊兄弟我怎么惹你了!”
“你把我的玫瑰手杖扔到了湖景村的水里,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他清了清嗓子,又接了一句,“害得我一顿好找。”
我不敢看他,拽着自己的衣角,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理直气壮:“谁让你成天到处抱人,还故意给我放水,我奈布不要面子的吗。”
“啊...”伪绅士的声音里露出了笑意,“原来我的小奈布吃醋了。”
“你说什么?!我才不会...”
话还没说完,那家伙忽然把我抱了起来:“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
心跳已经不能再快了。
“知道了。”我已经没办法再佯装生气了。
“杰克,我爱你。”我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小声地说道。

*之后干了个爽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