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瓦雷兹

拿战/法革/神夏/aph/音乐剧

拉拿(伪)甜段子


拉纳坐在波拿巴旁边,有些僵硬地捏着酒杯。他眼睛盯着杯中清冽的的酒液,沉默许久,心里盘算着应该怎样开口才不至于挨骂。他觉得自己掉进了上司精心布置的陷阱——爱情方面的——可是在他面前,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等到拿破仑马上就要让他滚蛋的时候,他终于说道:
“波拿巴…我喜欢你。”
“……”虽然我们的司令官还在强装淡定,但是他的表情已然出卖了他。此时他全身的血液都冲向了头顶,他感到了就算在战场上也从未感觉到的慌乱。
他立刻停下了手中的笔,深吸一口气来恢复冷静。他盯着拉纳的眼睛,严肃地告诉他:“让,你可别乱想了。”
语气异乎寻常的冷静,好像在谈论两个漠不相关的人。
拉纳愣住了,表情复杂地看着他,好像在问他“为什么?”
“呃…因为我是司令官,和部下走的太近影响不好…而且…"他顿了顿,接着说道,
“我赌上安德烈的全部家当,你会为了我把性命搭上的。”
“可你知道我从来不在乎这些!我的司令官,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只要有战争,就一定会死人,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牺牲。而我,愿意为法兰西战斗到最后一刻。”
拿破仑怀着一种十分复杂的情感,注视着拉纳炽烈的褐色眼睛。他对面的人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目光如炬,好像有一团熊熊的火焰在他心底燃烧,一直漫过他的胸腔,灼热的温度几乎要把他整个人都焚毁。
拿破仑笑了。他感到有些担心,可是又很高兴;他爱拉纳的忠勇,可是又恐怕自己失去他。
他觉得自己说过那么多次谎话,再说一次也没什么关系。他这样告诉拉纳:“所以说,假如你那天作死作大了,我可救不了你。”

1809,血染埃斯林。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