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瓦雷兹

拿战/法革/神夏/aph/音乐剧

【水管组】荒唐的伴侣

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见识了英法没诚意的结盟,伊利亚几乎不愿意再相信人。可是当德意志向他伸出手时,他却毫不犹豫地紧握住它。伊利亚孤独得太久了,他需要一个盟友。
开始的日子美好得就像蜜月。他们一起畅饮啤酒和伏特加直到酩酊大醉;他们在伊万大帝钟塔上俯瞰整个莫斯科城。他们并肩作战,瓜分波兰的土地,而且似乎要一直这样继续下去。
那天早上,路德维希比以往更早地穿好军服,伊利亚知道他要到更远的地方去打仗了。先是丹麦,然后是挪威...然后是法国...最后是英国。而伊利亚则笑着说:“好,我等着你。”
敌人的敌人是我们的朋友。伊利亚这样想,他们应当永远是朋友。
其实并非如此。

面对上司推过来的手枪,路德维希感到有些错愕。经过发蓝处理的枪管映射出冰冷的金属光泽,刺得他有些精神恍惚。
“把苏联解决掉。”
“难道您不记得我们已经签过条约了吗?”
“你说这个?”他扯过一份文件,随手将它撕成了碎片。
“马上去办!”
路德维希沉默了。他爱他的元首和人民,他得为他们负责。那是他毕生的信仰,所以他必须照做。

他在一条深巷里发现了伊利亚。
路德慢慢地走过去,等待着青年向他打招呼。他背着双手,手里攥着那把已经被他捂热了的枪。
“嘿,路德维希!”青年看起来有些醉醺醺的,但是兴致勃勃,“你回来了——你一定是特意来找我的吧?”他笑着,扯了扯自己乱七八糟的围巾。
“伊利亚,我们的同盟关系就要结束了。”
“什么?”
“我们国家的意识【哔】形态不同,怎么可能结盟呢。”
“可是我们已经成为盟友了啊,就像现在这样,多么好。”
“对,这就是症结所在。”路德维希忽然苦笑了出来,面容冰冷而恶毒。“我们只不过是荒唐的伴侣罢了。没有共同利益,我们只能相互残害。”
青年诧异地睁大了眼睛,过了许久,才说出一句话:“...德意志要向全世界宣战吗?”
路德垂下头,用一只手扶了扶帽子,昏黄的灯光在他冷峻的面庞上投下阴影。他不敢直视青年的双眼,“难道你...不认为...我会这么做吗?”
青年固执地摇头,“不,虽然他们都这么说,但是我相信德意志不会。你这么聪明,才不会做那样的蠢事呢。”

“对不起!”
一声尖锐的枪响后,高个子的青年倒下了。一股粘稠的热液浸湿了青年的衣服,顺着他的胳臂流淌下来,分不清是汗水还是血水。寂静寥廓的夜空,很快地沾染上了血色。
直到现在青年还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敌人变成了朋友,而曾经一同作战的盟友成了最大的敌人。这让他一时间无法接受。
青年望向漆黑窄巷的深处,那人的身影却倏忽不见。
子弹撕裂了他的肉体,在左肩留下一个弹孔。没有命中他的心脏,却在他的内心留下巨大的空洞。 “路德维希,你...太过分了!”

*巴巴罗萨计划是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起侵苏行动的代号。该计划开启了长达数年的东方战线,成为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战争,数千万人因此死亡。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