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瓦雷兹

三国/拿战/法革/神夏/aph/音乐剧/足球/D5
缺乏想象力的辣鸡文手

【巴黎不设防】二战法国投降

这篇之前发过一次,被屏蔽了,不知道为啥
————————————————————————

       法兰西。
      “请进。”屋内传来的温和男声比平日里更加疲惫。
      “现在爱丽舍宫是纳粹军人把守。”
        他沉默了一下,苍白的面庞上笼罩着一层阴影。
        你可真是欧罗巴的宝物。
       “瞧瞧,这漂亮的脸蛋马上就要沾灰了。”我试着抚摸他的手和脸颊,他却忽然向后缩去,于是宽大的办公桌阻隔了我们。
      “你的欧洲第一陆军到最后也没能挽救你。”我说,“真可惜,作为军人我为他们感到耻辱。”
        “你错了。”他忽然抬起头,“处于绝境中时,听凭自己在挣扎中死去,任何一个懦夫都能这么做。选择投降无疑明智,并且需要更大的勇气。”
       “是,是,或许你说的对。”我在他面前踱来踱去,用力地摩擦着皮制的战术手套,“但是听着,这不是交易,这是不平等的条件,由胜利者提出。我可以让你免受帝国铁骑的蹂躏,但作为回报,你必须对我绝对地服从。”
        他闭上眼,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他才缓缓地张开眼,声音由于激动和过度克制而走音颤抖。
       “你这个恶棍。”
        于是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战结束后的情形。在焦土和废墟覆盖的法国大地上,凡尔赛宫却依旧富丽堂皇。战胜国们骄傲不已,我却伤痕累累,疲惫不堪。勒进皮肉的镣铐,狭窄的房间,长亮的刺眼灯光——在那里,我被单独关起来,隔壁的战胜国高谈阔论直到眼睛血红。他们的会议昼夜不休,而我只被当做谈判的筹码,没有开口的权利,仿佛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蒙受羞辱。
      “失败者没有尊严。汝生于不义,自当死于耻辱。”弗朗西斯曾经这样对我说。
        喏,你看,我可什么都没忘。
        但现在你是我的。
       “失败者没有尊严。”我说。一股强烈的情绪正在我的胸腔里激荡。轻蔑、愤怒、憎恨、报复、满足,还有深沉的自卑,一时让我神昏智乱。我好像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我扬起唇角,露出阴森的冷笑:
       “请吧。2419D号车厢*,上帝在那里等着你呢。”

*一战结束后德国在这辆列车中签署投降停战协定,上面有一节编号为2419D的车厢。时隔22年,天平又倒向德国。希特勒希望在贡比涅一雪当年之耻,选择那节车厢,更是为了加重对法国人的羞辱。          ——注释来源:新浪网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