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瓦雷兹

拿战/法革/神夏/aph/音乐剧

【与上司的play】
#夭寿啦,一米七的元首竟然上了一米八的多一字!#

他是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三十六岁就当上了国家的元首。他的童年经历和军人身份在他苍白瘦削的脸庞和笔挺的脊背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迹。他固执独断,高傲残酷。但是对待群众,他仁慈而善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德国。毫无疑问,他是个优秀的上司。

他用桀骜的眼睛睥睨着整片欧罗巴大陆,用炮火向四周的国家挑战。我们的部队经验丰富,装备精良,战事虽然艰苦但还算顺利。

这天,我来到他的办公室。他指指对面的皮质沙发,让我坐在上面。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打仗很不容易,对你来说尤其如此,这我都知道。”

我笑了笑,对元首的关心表示感谢。

我问他:“我们已经拿下了那么多国家,甚至海对岸的英国。战争就要结束了,不是吗?”

“不,我们才刚刚开始。”

“……您说什么?”

他的嘴角忽然诡异地动了动,钢蓝色的眼里闪过了狡黠的光。他从宽大的橡木办公桌前站起来,擦了擦手,走到我的面前。
“贝什米特先生,我还要请你帮我……”

他在解我的上衣扣子!我皱起眉头,表示并不乐意在这种高贵的地方接受除工作以外的指令。然而对方并没有注意到我的不满,他脱下我的外衣,又将手伸向我的下身。

“我想去看看莫斯科的雪景。”他低下头,把潮热的气息喷在我耳畔,“我们要征服的是整个世界。”

他压低的声线因为兴奋而颤栗,好像犯罪成瘾的人,忍不住地向别人炫耀起自己血淋淋的杀人经过。

我感到血一下子从炽热的火焰凝结成冰,“您疯了,又要重蹈威廉二世的覆辙。”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又补充道:“这对我们来说太危险了。”

“胡说,我清醒的很。我没上过一天军校,可我征服了整个欧洲。”他修长的手指挑开了我的腰带,动作熟练至极。

我不禁想到这是一双拿过画笔的手,后来更多地用来扣动扳机;我也想到在他演讲的时候,这双手就在空中有力地挥舞着,划出一道道愤怒的弧线。

可我从未想到它会对我做出这样下流的事情。

“阿道夫,你今天太胡来了!”我忍不住爆出一声沙哑的低吼,想要把对方推开,却被他牢牢按在座椅上。一记耳光甩来,面颊顿时火辣辣地烧了起来,潮红从被打的部位直蔓延到耳后,整个脑袋里都混乱地嗡嗡作响。

“叫我元首!”他嘶吼着,将分身推进我干涩的后x,处刑般地猛烈突进,甚至连必要的前戏都没做。撕裂般的疼痛传来,我甚至怀疑后面已经出了血。我拼命绷紧身子,还是疼得直发抖。那人用手抓住我梳在脑后的头发,强迫我抬起头,狼戾的眼睛直逼过来,苍白的唇瓣对上我的嘴唇。在一个令人窒息的长吻后,他勾上我的脖子,对我说:“你需要做的,只有服从我的命令。”

“Ja,Mein Führer(是,我的元首)…”我猛烈地喘息着,恼羞和疼痛的泪水喷涌而出,“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哈…一定,一定为您效劳!”

————————————————
名朋aph专区不让开车?sad。强烈建议弄一个高速公路,不限车速,我家那种。
最后顺便感叹一句天哪我什么时候成了一个车技熟练的土豆...
是因为和法国人一起太久了吗?...不不,亲爱的弗朗茨,我不是那个意思。 @右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