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瓦雷兹

拿战/法革/神夏/aph/音乐剧

Jealous【妒忌】 爱丽舍组

*爱丽舍组
*路德维希视角

        在奔驰轿车倒车入位的一刹那,我察觉到了一丝引擎声也掩盖不住的诡异氛围。
        二楼卧室的窗户紧闭,落地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似乎连只蚊子也飞不过去。
         ——瞬间,我回忆起了早上弗朗西斯满心欢喜地拿出家里招待客人时才用的茶杯,小心翼翼擦得锃亮的场景。
        在客厅里等了多时,楼上传来支离破碎的喘息和呻吟声,让我的怒气逐渐积蓄到了洪峰。把情人带回家里,照他的风格,恐怕已经不是第一次。
        至于之后如何强颜欢笑地送走了翩翩下楼的绅士,如何靠在门槛上等待弗朗西斯从浴室里出来,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是记得,当我走进弗朗西斯房间的时候,那里面潮湿的暧昧气息,冲得我有些神昏智乱。
       “为什么把他带到家里来...还让我撞见?”
        我想我那时一定阴沉得可怕,因为那个在性爱方面极其开放的法国人,竟然对我露出了愧疚的表情。
       “别这样,亲爱的,对待同志要像春风化雨般温暖。”
       “所以你就把‘同志’领到了自己的床上?”我冷笑一声,瞟了一眼狼藉的床铺和皱巴巴的床单。
       “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去和别人做,难道我还满足不了你吗?...好吧,既然这样,我认为我有必要好好地补偿你了。”
       “前戏大概不需要重新再做一次?...你们让我在楼下等了那么久,我早就迫不及待了。”
        似乎没想到我会用这种粗暴的方式解决问题,对方愣住了,双唇因为惊愕而半张着。我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一把扯开他的浴袍。法国人那具美妙的躯体正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沁在汗水中的柔软肌肤还带着不久之前留下的吻痕,微红的胸脯随着不均匀的呼吸,强烈而急促地起伏着。
        这样完美的伴侣,怎能容忍别人的染指,单是那些觊觎他身体的贪婪的眼睛,就让我恨不得通通挖下来。
        我从床下抽出鞭子,挥打在他的身上。他来回躲闪着,却无法阻止清晰而刺目的鞭痕一条条烙在那玉雕般的身体上。恋人缩起身子剧烈颤抖着,终于忍不住地痛呼出声。
        “我亲爱的弗朗茨,你得记住...不管是肉体还是内心,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我俯身把他压在窗台上,猛烈地冲刺起来。

(路德:写完这篇文,我就是黑塔第一司机了...)

评论(4)

热度(30)